深度调查:EOS 这五年发生了什么?Block.one 为何出局?

2017年Block.One 开启了 EOS 区块链的开发,并创纪录的在 IXO 中筹集了40亿美刀。转眼5年时间过去,而今EOS终于由EOS基金会(简称ENF)成员接管,实现在去中心化道路上的落地。

2021年11 月某个周三的早上, EOS 区块链社区成员, 也是现在ENF领导之一的 Yves La Rose 在中国用户的虚拟聚会上说: “就目前而言,EOS是失败的”。

Block.one (一家基于开曼群岛的公司)采用开源技术创建了最初的EOS。白皮书显示当时的EOS承诺将实现比其他任何加密网络效率都高的区块链技术革新。

在 2018 年 6 月 EOS上线前,Block.one 在有史以来最大的代币发行中,筹集了超过40亿美元的资金。(IXO 是一种让初创公司以还未建成区块链平台的加密代币为交换,筹到巨额资金的方式。) Yves La Rose 当时就致力于 EOS,一度承担管理EOS Nation “区块生产者” — 一种负责验证区块链上所发生交易的数字裁判的重任。

在2018年6月之后的四年中EOS 发展急转直下。它的用户群正在萎缩,它只支持极少数流行的应用程序,它的主要开发人员正在离开,而它代币(也称 EOS)的价值也从 2018 年 6 月的 10 美元暴跌至 2021 年末的 4.40 美元。在去年秋天的虚拟会议上 , La Rose作为EOS支持者的中坚力量选择站出来,他直白的表明他和社区中的其他人都成为了Block.one的牺牲品,Block.one这个企业从他们的工作中获利,却让他们一无所有。

“Block.one 蓄意弱化他们能力对EOS发展的影响”,这位 39 岁的加拿大企业家在会议上说: “这相当于过失和欺诈。”

时至今日La Rose 仍然相信 EOS 的潜力。他的不满是针对 Block.one的,他与大多数支持者都认为 Block.one 把EOS项目搞砸了。本着对EOS的执著,在La Rose不懈努力下,他提出了一个拯救 EOS 的计划:成立了一个名为 EOS 网络基金会 (ENF) 的组织,旨在让区块链去中心化生态恢复生机,并让Block.one为EOS项目的衰败付出代价。

深度调查:EOS 这五年发生了什么?Block.one 为何出局?

他希望 Block.one 离开EOS,并让Block.one返还曾经以EOS为名义募集的部分资金。

Block.one 无意满足他的要求。2021 年 5 月,Block.one宣布将成立 Bullish加密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的流动性资金大部分来自 EOS的 IXO收益。 Block.one在开曼群岛注册 Bullish,在开曼群岛和对加密货币友好的司法管辖区设立子公司,其中包括特拉华州、香港、新加坡和英国直布罗陀海外领地,并计划于2022年3月8日前将Bullish与一家名为Far Peak acquisition Corp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以90亿美元的注册资本进行上市。在两次延期之后,目前上市截止日期为 2022 年 7 月 8 日。

Bullish是 Block.one 和 EOS 社区之间矛盾的爆发点。虽然支持 EOS IXO合法的法律文件称 Block.one 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IXO募集资金,但众所周知Block.one并未完成当初承诺,其中2017 年 12 月,Block.one 首席执行官 Brendan Blumer 公开承诺将通过名为 EOS VC 的投资部门,将IXO募资中的 10 亿美元,用于发展支持 EOS 的区块链技术和培养为其构建应用程序的初创公司。但最终Block.one并未实现该承诺 La Rose 表示,该公司将大部分资金投资用途未知,完全将对EOS社区曾今的承诺抛之脑后。所以La Rose 在成立ENF时表示将代表社区对Block.one追责到底。

从 Block.one 成立到 2021 年 2 月都在 Block.one 担任高级职务的Tama Churchouse爆料:“他们一直在私下计划开设新交易所,这个工作计划从2019 年初就开始了。”

ENF也在技术更新上发现了Block.one对EOS心猿意马的端倪,2021 年初开始 EOS 的代码质量输出就一直在下降。 这种情况在2021年1 月份首席技术官 Daniel Larimer 和其他高级开发人员离职后更是雪上加霜。Larimer 在离职不久后接受 Cryptonomist 采访时抱怨说 “Block.one 已经不在关注于构建和推广让人们获得自由的技术。” (虽然这次Larimer拒绝了连线杂志的采访请求。)

综上这一切都表明 Block.one 缺乏实现承诺的信誉。

2021 年 11 月,La Rose 演讲后不久,以ENF 名义向 Block.one 发出最后通牒:重新投资EOS 区块链,并将 EOS 区块链技术的知识产权授予 ENF。 否则,区块生产者将停止原计划在 10 年内赠予 Block.one 1 亿EOS 的代币“释放”过程。 获得社区各大节点支持的ENF对区块链代码做了一个微调,目前 Block.one已不能获取赠予代币。

在给《连线》杂志(WIRED)的一封电子邮件中,Block.one 发言人 Abby Kuhanez 指出了与 Bullish、ERC-20 代币销售条款、以及“广泛支持”使用其技术的社区相关的公开文件,连同2019 年由 Clifford Chance 律师事务所和专业服务公司 PWC 共同执行的代币销售审计报告。 Kuhanez说“本篇报道中的“许多断言”似乎是从向 Block.One 诉讼中的索赔中找出来的问题”,但他没有回应我们要求他做详细说明的请求。

“Block.one 应为EOS衰败负主要责任,Block.one 基本上毁了EOS社区所有人的一切。 他们是坏蛋,” La Rose说。

前 Block.one 内部人士也描述了Block.one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一家因法律问题陷入瘫痪,无法完成任何项目的、彻底失败的公司,除了因市场上行给予其数十亿美元的加密利润。

Block.one 是2016年由 Brendan Blumer的香港房地产公司 ii5 、加密货币技术专家和部分加密领域大V成立,并于 2017 年在纽约举行的行业会议 Consensus 上进行了首次宣传。

随后,该团队开始了全球路演,在为期341天的在线拍卖中销售名为EOS的代币 —一种不久后可转换成在 EOS 链(当时还是假想)上使用的ERC20代币。在后面几年中,这种拍卖吸引了监管机构和学术界的密切关注。 2021 年 8 月,得克萨斯大学金融学教授John Griffin发布了一项研究,声称 EOS ICO 显示出“冲销交易”技术的迹象。他声称 21 个账户似乎行动一致,它们大量购买 EOS 代币,却在一小时内将其出售,Griffin认为这种做法会抬高其他买家的代币价格。

Griffin说,这些账户的所有者们在每次买卖之间通过在多个钱包之间传递代币来隐藏他们的行为。Block.one 在一篇博文中表示并没有协调,并指出 2019 年的审计也没有发现串通的证据。但Griffin指出,审计只查了 Block.one 拥有的账户,没查与公司高管个人相关的账户。无论如何,揭开账户所有者的面纱需要他们所用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合作。 “这只能做成这样了,” Griffin说。美国司法部没有证实或否认正在进行调查。                                                    

Block.one 某前高管表示,由于EOS联合创始人之一Brock Pierce ( Brock同时也是加密货币投资者、童星和初露头角的政治家) 引领和安排 EOS 营销活动的积极,使Block.one 从IXO中募集到了超乎他们预期的资金。该高管还表示,公司董事长 Kokuei Yuan一开始就明确表示,Block.one 是一个进行“销售代币的营销组织:我们需要尽量少的表明与其关联性,然后在合理时间退出。” 另一名熟悉公司情况的人士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由于保密协议或害怕报复,Block.one 的大多数前员工要求匿名发言。)“40 亿美元的巨额财富是引起了人们注意EOS的关键原因。曾经我们对EOS都有美好的预期,我们可以做到更多,而不仅仅是售卖代币,然后减少与EOS关联性,最后离开。”这位前高管说。

目前EOS现行方案为Larimer 团队创建的一个初级公链,很多IXO前承诺的功能并没有实现。例如,该公司放弃实现代币销售 9个月后每秒处理数百万笔加密货币交易的功能。该高管还说,即使在确定宣传该技术特点后,Block.one 的领导层也不曾思考如何完成其确定的开发愿景。

Block.one 的高管包括首席战略官 Andrew Lewis,他是 Blumer 的儿时好友; Blumer 的妹妹 Abby,负责沟通;执行主席Kokuei Yuan也与 Blumer 关系密切,他俩2015年办了第一家合资公司 Okay.com。“Blumer真的喜欢被那些对他非常温和、不会挑战他、只会吹捧他的人围绕” ,这位前高管说。 “但首席执行官的工作是做出决定。”该前高管表示,公司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考虑在哪里开设美国办事处,到 2018 年 10 月才选定弗吉尼亚州的布莱克斯堡——一个只有 40,000 多人口的,除了Larimer之外技术人才并不出众的小镇。

一位前员工讲述了他们在被要求制定商业计划时产生的挫败感,他花了数百个小时做的计划,没有任何解释就被放弃了。 “他们看起来在做某些只有他们感兴趣的事”,该员工说。我们在 Glassdoor上看到的几篇评论也反映了Block.one员工的这种经历。

另一位Block.one 香港办事处(Blumer 自2020 年放弃了美国公民身份后就在那)的前员工说,Blumer 虽然是一位有天赋的销售,但他似乎并不喜欢担任 CEO 角色。“他很少在办公室,他不会坐在那了解问题是什么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他很快就对这些失去兴趣。”这种态度最终将很多责任委托给了公司的法律团队。“Block.one 制定的很多计划只是 Brendan的想法,所以我们一直在试图弄清楚如何执行它们。”

鉴于加密行业敏感的监管环境,导致了法律团队对每一项业务决策又过于谨慎。 2017 年至 2019 年期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一心要起诉组织 IXO 的公司。由于Block.one过多地参与运行EOS募资工作,这些代币销售可被视为发行未注册的证券。所以Block.one从一开始也只是为其股东(包括 PayPal 创始人 Peter Thiel 和投资者 Mike Novogratz),而不是 EOS 代币持有者负责。

彭博社(Bloomberg)在2019 年 5 月的一份报告中引用了 Block.one 致股东的一封信,显示早期投资者在回购期间获得了高达 6,567% 的回报,并且 Block.one 的大部分资金已重新投资于政府债券和比特币。投资者关系表示,截至 2021 年 7 月,Bullish 拥有 141,951 个比特币,价值约 60 亿美元。

继喜剧演员John Oliver在《上周今夜秀》(Last Week Tonight)上挖空心思的techno-hippie表演后,Pierce也于2018 年初离开了公司,Voice(Voice是耗资1.5 亿美元、旨在在 EOS 区块链上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计划)的失败虽然大家早有预期,但作为Voice曾今主导者之一的Pierce将失败归咎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由于合规和法律要求,Block.one对Voice项目的推进举步维艰。Block.one曾于2019年5月大张旗鼓地启动Voice计划。但是 SEC 不允许它推出代币,致使Voice 只能在2022年转向销售 NFT。”

Block.one 竭力避免任何法律困境的努力失败了,但这无关紧要。 2019 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 Block.one 并没有努力阻止美国人参与代币销售,于是将其视为未注册的证券,这引发了一个长达一年多才解决的案例。而最后的和解结果 — 与 40 亿美元的 IXO 相比微不足道的2400 万美元的罚款则震惊了密切关注此事的整个行业。 “伙计们,他们的律师很强。”加密货币投资者 Katherine Wu 当时这样写道。作为和解的一部分,该公司未承认有不当行为。

La Rose 认为,虽然监管风险是真实存在的,但 Block.one 可能将其用作了不作为的借口。 “Block.one 用SEC 监管来逃避它做出的承诺”La Rose说。他特别指出,EOS VC 投资的几家公司——例如 NFT 平台 Immutable 和游戏公司 Forte、Playable Worlds——最终都使用了其他区块链。更令人痛心的是,Block.one 投资的项目几乎不促进 EOS 系统,包括比特币挖矿公司 Northern Data 和Pierce自 2018 年以来居住的美属波多黎各度假酒店 LoopLand。

Pierce 说 Block.one 只是为其 VC 计划选错了领导层。但 2018 年至 2020 年期间担任 EOS VC 首席执行官的香港投资银行家Michael Alexander确这样说“普通合伙人和来监督EOS VC的人实际上更多是交易员,而风险投资是一项非常难的业务,Block.one从来没有将足够的资金投入正确的组织中。”

Block.one 的 EOS VC 通过与其他投资者合作部署资金,投资者包括 Novogratz 的 Galaxy Digital Firm、亚洲投资者 Michael Cao 和 Winnie Liu、伦敦基金 SVK Crypto 和德国公司 FinLab。这位前香港员工表示,这种方式是将任务“外包”给合作伙伴,而不是花时间寻找使用支持 EOS 技术的公司。据该员工称,Blumer 认为这会“分散工作注意力”。

“在加密领域,使用 EOS 的都是小公司,Brendan对做这些小型风险投资并不真正感兴趣。”

Crunchbase 数据和 Block.one 自己的新闻稿显示,Block.one 向合作伙伴关系注入了约 6.75 亿美元。但其中有些资金的去向尚不清楚:根据 PitchBook 的数据, 除了投资加密交易初创公司LogoBlock的75万美元外,和TomorrowBC(Eric Schmidt 的 Tomorrow Ventures 常务董事 Derek Rundell 经营的一家公司)合作投资的 5000 万美元截至 2022 年尚未使用。Rundell 和 Schmidt没有回复我们多次的评论请求。

深度调查:EOS 这五年发生了什么?Block.one 为何出局?

在ENF 发出最后通牒后,11 月 10 日,Blumer 和 Pierce 飞往加拿大与 La Rose 会面。在一篇博文中,La Rose说他一直要求将部分 IXO 收益给 ENF,但他的要求“每次都被迅速拒绝”。

就在会议召开前,Block.one 已将 4,500 万个 EOS 代币(当时价值 2.16 亿美元)转给 Pierce,以换取他在 Block.one 的股份。Pierce 在 11 月告诉《WIRED》杂志“我不再是 [Block.one] 股东,这意味着我没有任何限制,在这点上,我可以自由地做任何我觉得生态系统需要的事情。”Pierce 在 Twitter 上建议通过成立一家名为 Helios 的、将被赋予新获得的代币的投资公司来拯救 EOS。

然而,他的状态很快成为了谈判中的问题。大多数用来买断 Pierce 的代币仍处在释放过程中。 “网络认为这些代币是网络的,而 Block.one 认为代币是Block.one的。”La Rose 说。

经过数周无效的谈判,12 月 7 日,EOS 的区块生产者执行了一个脚本,停止了Block.one 的代币释放,包括那些已卖给 Pierce 的代币,有效地阻止了他的买断。在做出决定之前,Pierce告诉《WIRED》,这样的举动将对 EOS 生态系统内的“信任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因此他希望该行动会被取消。

La Rose认为Pierce并没有好好地做出最终决定,且在这件事上情绪不稳定。“他显然不开心,他很生气,他对我发出死亡威胁。”La Rose表示。但Pierce 在12月下旬接受一个波多黎各俱乐部接受区块链新闻网站 Bywire News 采访时,他确在迪斯科音乐的背景中说他不记得曾威胁过La Rose,如果事实他将道歉。

“从 Block.one 的角度来说,这次分离是相当干净的,现在他们再也无需担心网络舆论了,他们并不真正关心EOS,他们觉的那是在浪费时间。”Larimer 和其他高级开发人员如今已在ENF的领导下再次开始编写 EOS 代码。该基金会宣布向为其网络创建应用程序的公司提供资助。

在 La Rose 看来,推出Bullish 是 Block.one 的小聪明。“这是他们基本上拿走了90亿美元,的其中一种合法方式。”

2 月 10 日,ENF Medium 上的一篇帖子宣布,它已经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目标是让 Block.one 对其过去的行为和违背承诺的行为负责。 La Rose 随附的一条推文强调了这一概念。“查看所有可能的追索权来索赔 41亿美元,让我们一起努力! #4BillionDAO 来了。”

“我们是受害者,社区正在逐步拿回EOS的控制权。”La Rose对正在复苏的EOS社区充满了期待。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admin的头像_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