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u 对话 Su Zhu 全文:主权个人、加密货币如何解构民族国家?

.details .details-cont p, p {word-break: normal; text-align: unset} p img {text-align: center !important;}

本文整理自Uncommon Core播客的最新一期对话谈,由Su Zhu (三箭资本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和Hasu(加密研究员兼作家)共同主持并从基本面出发探索加密货币的伟大理念。涉及国际政治、经济以及加密货币与个人未来发展等诸多议题。内容信息量较大,深潮在不影响原意的基础上获授权进行了整理编译。

TL;DR

1、每个国家都在试图弄清楚加密货币。

2、科技是长期的,它是关于未来的故事,关于未来价值的想法。如果你当时低估了它,那么显然它的未来价值就会降低。现金流在短期内更有价值吗?这不一定,但现实是除了现金流没有其他选择。

3、债券和法币正在锁定巨额亏损,而人们都坚持自己的观点:我必须拥有增长!我必须拥有未来!我没有买卖的选择!

4、无论我们是否陷入衰退期,是否陷入滞胀或长期通缩,我都不认为世界的多数行业可以正在发生的技术上和经济上的颠覆中摆脱出来。

5、从长远来看,人们会将固定百分比分配给加密货币,随着人们更多地了解它,这个百分比会越来越高 。

6、中央银行最终成为欧洲、日本和美国许多不同国家债券的最大买家,从长远来看,这实际上是非常可怕的。因为这意味着政府基本上是在给自己放贷。

7、决策者现在想要通货紧缩,但他们想通过给消费者制造恐惧来达到目的,这样他们就不会花太多钱。他们想从本质上压制需求,不希望的人们放纵自己,过度消费,导致抵押贷款利率上升。他们想吓唬每个人,让每个人最好在自己的范围内消费,安守本分。他们认为通胀只是短暂的。

8、今年通胀可能会在第二季度达到顶峰,我们会开始看到很多增长放缓和通货紧缩的迹象。但个人认为经济不会进入衰退,除非美联储强迫它进入衰退。而这也不是他们的目标。虽然美国也正在非常严厉地打击通货膨胀。

9、因为这是西方央行所需要的,如果不能制造这种通货紧缩,他们就没有办法真正摆脱当下所处的环境。

10、媒体喜欢谈论通货膨胀,因为会给他们带来热度。现在很明显,我们有通货膨胀,这让人们生气,但人们更难以理解长期通货紧缩,这在日本是已经存在30多年的现实。

11、加密货币正在进入一个大联盟阶段。人们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该持有加密货币?我该相信世界上的哪些事情?我在投资什么样的世界 ?参与或者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会损害我的投资组合?什么样的事情会有所帮助?

12、个人认为通货紧缩对加密货币本身来说没那么重要,因为加密货币现在仍然处于早期,这些力量还不足以影响加密资产的总市值。但宏观上,需要了解传统金融人士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就像三箭资本之前所做的事情基本上是了解这个市场上人们的心态,了解他们如何考虑是否应该持有比特币或以太坊,以及了解他们认为对冲什么是正确的。

13、在关于乌克兰俄罗斯政治影响上的讨论上。我所看到的是之前人们批评加密货币的投机性和颠覆性是非常危险的。但现在改口了,人们可能只会争论它有多大的颠覆性,或它让互联网世界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14、关于更好还是更坏我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是加密货币让互联网世界变得更好。 乌克兰人利用它能够获得资金进出;二是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不要太过于注重应不应该,而是应该关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乌克兰和俄罗斯现在都在加密货币上做了更多的事情。

15、我们相信多极化的世界秩序,我们不认为美国可以制裁一个人或者管理整个世界的秩序。地缘政治移动是对世界实际发生的事情和预期的理性回应。

16、中东地区围绕加密货币的发展非常有趣,因为他们支持替代性的平行金融系统。事实证明西方也支持该系统。但中东地区的更好,因为它是一个可信的中立系统。

17、加密货币将成为一切。我一直在读《主权个人》这本书,其中所说的“超级政治力量”很好地解释了加密货币。点对点加密技术是一个“超级政治力量”,类似于印刷术,是不可被禁止的。

18、中国希望可以让它的人民享受生活,减少测试,尝试尽可能多的放松。因为中国也不想让数亿人去竞争一些到头来没有回报的东西。

19、我们已经看到很多 DAO 的死亡,我们也将开始看到很多自由民主的死亡。

20、人们将开始搬到与他们已经在网上认识的人一起建立社区的地方。朝圣者们去东海岸,去普利茅斯岩都是因为相同的事情。

21、让某人为国家而牺牲是十分困难的,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宁愿为了部落而牺牲也不愿意为了国家而牺牲。而现代一代将如何利用这种自由来塑造他们自己的生活?这是个非常开放的问题,不仅是信息工作者,软件开发人员,任何人都在互联网上工作,可以是营销人员,内容创造者。

22、加密货币已经把「你必须用自己国家的法币储蓄」的想法抽象化了——你可以和全球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储蓄。 一旦你抽离了对国家的依赖,你也就抽离了对自己国家的法币的需求。

23、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震荡对市场来说是好事。它可以撼动机构,但它并没有撼动个人。如果你查看交易数据,会发现个人在整个行情中一直在逢低买入,很少有个人卖出。

24、从长远来看,我不认为机构进场对我或加密市场很重要。我所关心的是:人们如何保护他们的财富,如何相互交易以及政府如何回应人们所做的事 。但政府对人们的反应实际上是回到了第一原则——总是争论人们是否应该这样做。

正文如下:

Hasu: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 我们上一次一起录制视频还是在十二月份,讨论了以太坊和其他 L1。你生活中有什么新鲜事?十二月份以来发生了什么事?

Su Zhu:加密真的很有趣,我们已经看到很多不同的事情正在发生。个人认为我们已经摆脱了加密的投机浪潮,真正进入了我所说的 S 曲线中最尖锐或最陡峭的部分。因此我们会看到很多国家开始制定政策,且人们开始以更大规模的形式使用它。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非常迷人的时代。

Hasu:你现在有除了加密货币以外的兴趣吗?

Su Zhu:主要还是加密货币,没有太多新的爱好。我们可能很快就会宣布更多在公司的业务发展方面上的诸多事宜。

Hasu:是因为三箭资本在加密货币中的比重太大才导致你不喜欢做其他事?

Su Zhu:过去几个月,加密货币比较平静,科技股表现非常糟糕。持有科技股的人中一些也持有加密货币,基本都有所损失。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虽然投资者提出很多不同的问题,但都是关于 :

1、我们是否正在进入一个滞胀(不景气状况下物价上涨)的时代?

2、我们是否正在进入一个螺旋式通货膨胀的时代?

3、我们是否处于凯西•伍兹(Kathy woods)所说的更长期通缩到来之前的最后一道波折?

这些问题尚无定论。我认为仅仅让股票从低点反弹的方式是不可能的。即使加息,你仍然没有能力用现金来跑赢通胀。 这与我们的经济结构和可用的投资机会集有很大关系。你也看到,债券被抛售了不少,利率长期上升,这种情况在过去被认为是非常不利于科技股的。

科技是长期的,它是关于未来的故事,关于未来价值的想法。如果你当时低估了它,那么显然它的未来价值就会降低。现金流在短期内更有价值吗?这不一定,但现实是除了现金流没有其他选择。

债券和法币正在承担巨额亏损,而人们都坚持自己的观点:我必须拥有增长!我必须拥有未来!我没有买卖的选择!

首先我不会持有大宗商品。如果我们面临需求破坏,那其价格就会下降,所以我不可能持有大宗商品三年或五年,我也不会持有太久的法定货币,我绝对不会持有债券。

没有其他类型的研究可以用于科技股和加密货币。这就是我过去几周所看到的。当人们研究法定货币时,他们试图在高位卖掉资产换回法币,低位再次入场。

人们开始集体意识到,他们只是在玩这种大傻瓜游戏。一旦最后的大傻瓜不想再出售他们的增长,那么就会有一个巨大的反弹。

因此,无论我们是否陷入衰退期,是否陷入滞胀或长期通缩,我都不认为世界的多数行业可以正在发生的技术上和经济上的颠覆中摆脱出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人们可以奢侈地说”我不想拥有科技,我想拥有其他看起来更安全的东西的环境“。因为我们已经见过安全的东西被破坏了。债券在这种环境下应该是安全的,但因为我们进入了低负利率环境,股票下跌,债券无法再上涨。债券现在下跌了 ,30 年期美元债券跌幅更大。如果你持有股票,如果你拥有纳斯达克,那么就安全性而言,你还没有真正看到其他能够很好储存价值的东西,它们也非常不稳定。

你可以拥有石油股票,但你正在对供应链进行押注,对事情将如何发展进行押注。它波动性甚至高于加密货币,所以它也不是你可以持有多年的东西。

从长远来看,人们会将固定百分比分配给加密货币,随着人们更多地了解它,这个百分比会越来越高 。

Hasu: 历史上很少有股票和债券同时下跌对吗?

Su Zhu:通常情况并非如此,币圈人认为很奇怪的 6040 投资组合现在开始发挥真正的作用了。只有自然债券买家是养老金,因为有固定的年金。他们有固定数额的资本,每月获得的收入可以支付他们的费用。因此他们就会成为年金的自然买家。

中央银行最终成为欧洲、日本和美国许多不同国家债券的最大买家,从长远来看,这实际上是非常可怕的。因为这意味着政府基本上是在给自己放贷。

这个逻辑只有在我们长期处于长期通缩的情况下才有效,而长期通缩意味着尽管印钞我们也不会有通货膨胀。我们不会有通货膨胀的原因是技术进步足够快,而且人口结构正在迅速放缓。最重要的是,不会出现工资通胀,因为没有工资通胀,所以很难真正地使价格通胀。人们必须赚更多的钱 ,必须提高基本工资。当然,现在的技术是工资通货紧缩。

从堪萨斯州的呼叫中心到印度再到马尼拉,现在只有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通货膨胀的猛增会变成通货紧缩,因为它也让人们考虑价格,害怕消费,减少需求。但它也为企业提供机会,让企业做出改变,比如:雇用更少的服务员和使用平板电脑。

如果人们推动罐头就可以增长他们的业绩,那么这只会随着老年人开始从劳动力中退休而加速。经济学家曾经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随着“婴儿潮一代”退休 ,工资会不会出现通货膨胀?一些人可能会认为劳动力减少了,所以工资会上涨。

实际上我想了这个问题好几遍,我非常肯定工资不会上涨。因为它最终会打开技术”奥佛顿窗“,几乎每个行业都会用科技来减少劳动力。

通货紧缩的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在西方,很多需求是心理上的,而且有些左派已经谈论这个问题很长时间了。

你知道人们实际花钱在什么上吗?他们做了什么?如果普通的美国人他不想花任何钱,他可以坐在家里看电视、玩电子游戏。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通货紧缩。他可以叫外卖,也不用耗费有钱开车出门,可以蹬自行车走街串巷。如果人们愿意,他们可以过着通货紧缩的生活。日本人民生活成本也可以很低,甚至他们也可以吃相对健康的日料,人口统计数据也在朝着通货紧缩这个方向发展。

大部分支出是为了炫耀,如果你进入负增长环境或进入不同类型的经济环境,支出会下降很多。

今年通胀可能会在第二季度达到顶峰,我们会开始看到很多增长放缓和通货紧缩的迹象。我认为这也是西方央行所需要的,如果不能制造这种通货紧缩,那他们实际上就没有办法真正摆脱当下所处的环境。这可能最终会导致他们开始重新定义 CPI 篮子,试图让人们购买不同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他们没有办法真正摆脱央行非常大的资产负债表债务问题,而解决这种负收益率债务的唯一办法是印制他们自己的货币。

Hasu:您认为决策者想要的是通货紧缩还是通货膨胀?

Su Zhu:决策者现在想要通货紧缩,但他们想通过给消费者制造恐惧来达到目的,这样他们就不会花太多钱。他们想从本质上压制需求,不希望的人们放纵自己,开始购买比去年高 80%的二手车,或者开始购买他们买不起的新房子,导致抵押贷款利率上升。他们想吓唬每个人,让每个人最好在自己的范围内消费,安守本分。他们不相信我们将在三年中依旧出现通货膨胀,他们认为通胀只是短暂的。

Hasu:你是如何定义滞胀的?

Su Zhu:滞胀是一种经济放缓,陷入衰退,增长很低,但同时你会得到更高的工资,而物价也会上涨。1970 年代就是类似的状况:石油价格飙升导致通货膨胀,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导致经济衰退。

我认为人口数量是最关键的差异,现在几乎没有人进劳动市场,但在 70 年代有大量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现在不确定我们能否在大宗商品方面占据领先地位,但我知道这些商品中的相当一部分是被那些买不起它的人替换掉的。

比如,你每年赚 3 万美元。假设你每年会在某篮子商品上花费 25000 美元。但现在它需要花费 5 万美元,那么你就不会支付,因为你没有 5 万美元。

媒体喜欢谈论通货膨胀,因为会给他们带来热度。现在很明显,我们有通货膨胀,这让人们生气,但人们更难以理解长期通货紧缩,这在日本是已经存在30多年的现实。

滞胀是非常危险。因为有很多人有抵押贷款,如果工作被摧毁,且利率大幅上升,一些人就会面临一个适当的破产周期,会很痛苦。

Hasu:你认为经济衰退的几率有多大?

Su Zhu:个人认为经济不会进入衰退,除非美联储强迫它进入衰退。而这也不是他们的目标。同时美国也正在非常严厉地打击通货膨胀。

中国比任何人都清楚们他们即将面临大规模的长期通货紧缩问题,因为公共出生率好像是 1.1,也可能小于 1。他们有很严重的住房问题,他们的住房价格与收入比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基本上有六个人为了买一套房子而存钱,四个父母加上一男一女。因为没有足够的新生儿出生,也没有足够的移民来购买这些房屋。而人们却总被告知这些房屋价格正在上涨,因此政府需要印很多钱来支持市场。从长远来看,由于长期通货紧缩,他们甚至不会有太多的通货膨胀。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能否在这期间处理好食品价格上涨的问题。因为目前的食品几乎都需要用到化肥,所以食品价格也出现了通货膨胀。俄罗斯和其他几个地方基本上控制了世界上所有的硝酸铵供应,因此几乎所有农产品的价格都再次处于历史高位。如果战争得到解决或者达成某种停火协议,那么这种情况很快就会转变。

对于第三次世界大战来说,这类事情是暂时的。我们现在所处的情况和市场差不多,短期内人们对战争产生了极度恐惧,不确定情况的即时变化。长期来说,人们就会看到一系列完全不同的问题。

Hasu:你为什么会关注这个问题?是因为在过去的三到六个月里,加密货币一直处于死亡状态,还是你开始关注大型游戏,或者你认为这个宏观发展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者有关?之前你将加密与科技股进行比较,你认为加密货币的结果基本上完全取决于宏观中发生的事情吗?

Su Zhu:加密货币正在进入一个大联盟阶段。人们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该持有加密货币?我该相信世界上的哪些事情?我在投资什么样的世界 ?参与或者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会损害我的投资组合?什么样的事情会有所帮助?

我个人认为,通货紧缩对加密货币本身来说没那么重要,因为加密货币现在仍然处于早期,这些力量还不足以影响加密资产的总市值。宏观上,需要了解传统金融人士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就像三箭资本之前所做的事情基本上是了解这个市场上人们的心态,了解他们如何考虑是否应该持有比特币或以太坊,以及了解他们认为对冲什么是正确的。

除了宏观之外,过去几周真正有趣的事情是乌克兰俄罗斯的政治影响。我们所看到的是,之前人们批评加密货币的投机性和颠覆性是非常危险的。但现在改口了,人们可能只会争论它有多大的颠覆性,或它让互联网世界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对此我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1、加密货币让互联网世界变得更好。 乌克兰人利用它能够获得资金进出。他们能够接受捐赠,并将其转化为物资,而俄罗斯人也能够带着他们的一些财富离开。

2、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人们总是争论事情是否应该发生。人们谈论普京是否应该入侵,他是否应该直接去基辅等等。不要太过于注重应不应该,而是应该关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乌克兰和俄罗斯现在都在加密货币上做了更多的事情。俄罗斯在挖矿上面做了很多措施,谈论使用比特币进行石油和天然气交易,谈论发行数字资产。乌克兰方面铸造了许多 NFT 并且做了一大堆事情。

除此之外,中东地区围绕加密货币的发展非常有趣,因为他们支持替代性的平行金融系统。事实证明西方也支持该系统。但中东地区的更好,因为它是一个可信的中立系统。

我们相信多极化的世界秩序,我们不认为美国可以制裁一个人或者管理整个世界的秩序。地缘政治移动是对世界实际发生的事情和预期的理性回应。

Hasu:这是你在下棋、打扑克或其他游戏中学到的东西吗?

不要浪费你的时间去思考过去,除非它可以让你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喜欢你所说的多极世界秩序以及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冲突。许多人认为西方能够冻结俄罗斯中央银行和俄罗斯寡头等等的资产是一件好事。我觉得这可能会越来越多地用作反对加密的论据,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回应。你怎么看?

Su Zhu:从我个人所处的位置或职位来回答这个问题。一个协议创始人或一个在硅谷基金工作的人很难有相同的观点。作为一个在新加坡的新加坡人,我认为这里实际有两个不同的问题:

1、首先这些制裁对谁起作用?举个例子:制裁某些人是因为实际上不能逮捕他们,因为他们没有犯下任何罪行,所以当我们谈论伦敦制裁俄罗斯寡头时,他们不在监狱是因为没有法律可以将他们关进监狱。

一种是他们违反了一些法律,但在许多情况下,对 15 年或 10 年未与普京联系的个人实施制裁是不明智的。这就是为什么你只看到少数寡头的资产最终被冻结。在美国很少有寡头的资产被冻结,因为他们有律师辩护,那么这些对他们资产的制裁就毫无意义。

2、不能跨越哪些界限?不能杀死那些人的孩子,即使是战犯的孩子。

加密绝对也可以用于制裁,就像你知道的那样,制裁无处不在。加密货币目前处于初级阶段,在许多国家尚未制定监管规则。这是一个危险的话题,因为政府现在正在积极编写加密规则和法规。

我们应该像对待互联网或现金一样对待加密货币,并留出相应的空间。每个国家都会根据他们的优先事项来做出不同的回答。例如,印度没有遵守制裁,仍然与俄罗斯进行石油交易。有趣的是,一些印度家庭对美国的制裁表示怀疑并认为制裁基本上从来没有奏效。它在伊朗、委内瑞拉和朝鲜不起作用。对于他们来说,如果他们要遵守制裁,人民就可能会无法生存,因为他们需要俄罗斯的化肥。美国在制裁后也仍然购买俄罗斯的石油。

多极世界非常害怕西方的反应,因为他们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还是国际秩序的崩溃。美国以外的国家确实问过有关制裁的问题:制裁会持续多久?我们如何决定这些制裁?以及我们如何权衡制裁的影响?

随着小麦价格升高,叙利亚可能会破产,许多国家比如埃及,最终可能会陷入非常不稳定的境地。第三世界国家和较贫穷国家有什么义务遵守拜登谈到的制裁?阿联酋和其他一些中东国家会说:我不想成为这些制裁的一部分,而且我知道你不敢对我进行二次制裁,因为我看到你去伊朗、委内瑞拉买石油。

西方在短期内会取得胜利,乌克兰可能会在与俄罗斯的交易中获得更好的结果。但从长远来看,各国将摆脱对现有金融体系的依赖,一部分采用可信中立的技术,一部分致力于创建替代系统,但整个过程将花费数年时间。

西方将继续采用加密货币作为自由主义价值观的表达,以及作为言论自由和货币自由的表达。西方以外的政府也将采用它,一些老练的参与者说这是一种可靠的中立货币,这是一个可靠的中立平台,可用来进行交易。

加密货币将成为一切。我一直在读《主权个人》这本书,其中所说的“超级政治力量”很好地解释了加密货币。点对点加密技术是一个“超级政治力量”,类似于印刷术,是不可被禁止的。

书中举了一个例子,从黑暗时代走向封建主义之后出现了马蹄铁的发明,一些农民可以把这些东西放在他们的马上,制造金属武器和盔甲,统治邻居,集中农业。最终由天主教会来执行。

在大约 1500 年,印刷机和船的出现又将权力中心从封建制度彻底改变为商人制度。它的发生是因为技术的“超级政治力量”改变了资本的本质。虽然当时土地非常宝贵,但是土地相对于金融资本开始下降很多,因为人们通过可以通过印刷机印刷小册子,意识到实际上世界其他地方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以至于突然间土地不那么值钱了。

印刷机损害了教会的利益,削弱了教会的权力,所以教会尝试禁止印刷机,但很明显失败了。

在 90 年代,密码学家发明了点对点加密,美国军方说这是只能用于军事上的加密技术,应该外界禁止使用。但教授说这只是代码、文字,最后技术以文字的形式流露了出去。

Hasu:将印刷机作为去中介化技术十分有趣。你认为谁走教会的老路?

Su Zhu:我认为是民族国家组织。

《主权个人》这本书做出的预测是:

1、随着我们进入信息社会,人们所做的工作将主要在互联网上。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政府可以从垄断中榨取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少。

2、你出生或长大的地方对你的生产力几乎没有要求,这也会损害民族国家的利益。

Hasu:我认为民族国家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创新之一:

民族国家注重社会福利、生产力以及安全。我认为拥有更多的竞争和更多的实验会很棒。Vitalik 创建以太坊之后就深入治理兔子洞,并开始对资助公共产品、对人们组织的方式等产生了兴趣。

Su Zhu:人们将开始搬到与他们已经在网上认识的人一起建立社区的地方。朝圣者们去东海岸,去普利茅斯岩都是因为相同的事情。这些人通过他们的宗教观点组织起来,然后离开宗教迫害,一起坐上五月花号的船来到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地方。

我们可以在整个历史上都看到很多这样的事情,无论是难民还是岛民,他们都带着未知的风险与更大的可能性去其他地方组建自己的天地。

现在年轻人与老一辈的代沟非常大。我们看到这些创造的群体完全是数字化的,对于没有在互联网上长大的老一代来说,他们对你可以在互联网上建立如此牢固的联系的想法感到震惊。一些老人认为互联网十分糟糕,他们可以关掉互联网,向你展示他有一部诺基亚手机,他们不使用智能手机。老人可以不使用互联网,但年轻人实际上做什么都在网上,我认为这种多元化将在未来几年内真正形成。它的实现方式将很难预测,但在我看来,它会让人们大吃一惊。个人认为在很多方面这种纽带比物理上可以建立的纽带更牢固。

Hasu:这有点像人们过去冒险进入未知世界,在某个地方,形成一个新的国家或形成一个新的城市,它会建立在寻求繁荣和摆脱压迫的理念之上等等。

现实生活中缺少的只是一个这样的国家:国家的土地被分成成千上万张通行证,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建立一个特定的城市,你必须遵守的百分之十的法律,可以尝试打破剩下的 90% 。如果可能的话,这将非常酷。

Su Zhu:是的,我认为我们会看到它。在日本现在农民的平均年龄是 67 岁,如果您搬到那里,您可以获得免费土地,因为他们只需要有人愿意住在那里。

有一些城市和地方不那么依赖旧的模式。他们过去做的事情可能看起来是倒退的,但现在看起来是现代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很多世俗的西方思想家或儒家思想家认为天主教或伊斯兰教是倒退的。

但有趣的是人们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们认为生活的意义是努力工作,将工作转化为一种物质上的成功,而他们更多地会说生活的目标是拥有一个家庭并抚养自己的孩子。

中国希望可以让它的人民享受生活,减少测试,尝试尽可能多的放松。因为中国也不想让数亿人去竞争一些到头来没有回报的东西。

很多蓝领已经受到了全球化的影响,下一波将会影响白领。银行职员、律师甚至医生都可以远程医疗,很多东西都可以外包。所以 30 年后存在的工作类型将与今天存在的工作类型出现很大区别。

迪拜这样的地方很有趣,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型是从搬到迪拜生活的外籍人士身上获取价值。迪拜政府卖给这些人土地。这几乎就像一个元宇宙模型,政府不征税,不跟踪任何东西,不必弄清楚你要做什么,只是让你住在这里,希望你在这里买东西,希望你买土地。

它是一个象征性的封闭式社区,而且这种模式对他们很有效,因为他们有很多没人住的土地。它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飞轮,能够提供让我们称之为自由的东西——自由君主制权。它创造了一种需要吸引人才和资本的商业模式。

Hasu: 我们在加密货币中用 DAOs 和更精简的项目管理形式进行竞速。我认为自由民主如此有效的主要原因是系统的退出成本高,失败的成本大。

你需要一个非失败证明的系统,当激励机制不同,人员在不同系统、公司和资本之间的流动性更强时,你就会有更大的竞争力,得到更多的制衡。你就可以拥有更多较小的系统,每个系统都相互控制,因为如果它们表现不佳,那么人们就会离开。

Su Zhu:我也这么认为。我们已经看到很多 DAO 的死亡,我们也将开始看到很多自由民主的死亡。在书中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在秘鲁,Fushimori 废除了议会,这在认为议会腐败和无效的人中非常受欢迎,这是一个从民主制回到君主制或专制的案例。

我认为民族国家会兴起将会是人们愿意为国家牺牲的唯一途径。让某人为国家而牺牲是十分困难的,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宁愿为了部落而牺牲也不愿意为了国家而牺牲。

现代一代将如何利用这种自由来塑造他们自己的生活?这是个非常开放的问题,因为现在不仅仅是信息工作者,软件开发人员,任何人都在互联网上工作,可以是营销人员,内容创造者。

1990 年代在欧洲接受调查的人中,有 50% 的人表示不会在出生的地方从事职业,当然现在如果要进行同样的民意调查,在某些国家这种想法的比例甚至更高。而这对加密货币非常有利。

加密货币已经把你必须用自己国家的法币储蓄的想法抽象化——你可以和全球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储蓄。 一旦抽离了对国家的依赖,因为你无论如何也得不到你所需要的东西,你也就抽离了对你国家的法币的需求。

他们喜欢这样一个事实——你知道老年人仍然没有真正购买加密货币,尽管你知道这里的机构采用率,但大多数机构通常都很害怕购买代币。如果大型机构正在购买、质押比特币,那就会看起来很奇怪 。

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震荡对市场来说是好事。它可以撼动机构,但它并没有撼动个人。如果你查看交易数据,会发现个人在整个行情中一直在逢低买入,很少有个人卖出。

从长远来看,我不认为机构进场对我或加密市场很重要。我所关心的是:人们如何保护他们的财富,如何相互交易以及政府如何回应人们所做的事 。但政府对人们的反应实际上是回到了第一原则——总是争论人们是否应该这样做。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admin的头像_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